那天,終於在寒假和好友相處,聊天發現你的近況

猜過想過詛咒過,但是,意料之外的快

那年,我們怒著吵架,哭著分手 - 第二次分手 - 我們的第二次分手,正式分手,熟悉的陌生人

 

第一次分手,很平和也是最心碎的一次,第一次難免

因為小誤會,累積了你的思考

你思考了一個周末,我也急了一個周末

你用那隻我們期待很久的亞太機,傳來分手的訊息

平和的訊息,震驚的心跳,我依然,故我的回訊:把我的東西整理好給我

那天晚上,是人生第一次經歷,淚水不是氾濫可以形容

我很震驚很納悶很自責更多的生氣,氣自己怎麼可以哭,是你把我拋棄了,我怎麼可以哭

但我一定不知道你也很難過,如同你以為我一般

第二天,我腫了個蓮霧大的眼睛到學校,坐在那總是看著你走路上學的靠窗座位,

看著拎著我的東西緩緩著,依然遲到的,你

我的淚水又潰堤了一次,

早自習開始不久,你走進我們教室,像平常來找我那樣自然地

我忍著淚水咬著牙不看你的動作,你從門口走來的速度像一世紀那麼緩慢,來到我面前猶似花豹撲吃羚羊的迅速

全班都是識時務者,但卻更痛心更尷尬,那樣被看好的我們的卻現在這模樣

感覺你的注視想打破我的倔強,還是你心軟了,又是一次我贏了

你喊了我的名字

我沒有回答,撇著頭,緊咬著牙的不讓眼淚流出

你又喊了一次,外加我最討厭的偶像劇場景-掰住下巴將我的臉轉向面對你

你想從我眼裡看出什麼呢?滿臉淚痕的我怒瞪你,你毫不避諱地直視

後來,忘記我們是怎樣的結束那令我厭惡的偶像劇情境

慶幸我忘了,一定糗到炸掉

下課後,不想讓同班的孩子們看到平常意氣風發的我的脆弱

一把躲想進廁所,未料在出教室門口的途中被同學H攔住,白目的他亦如往常的白目加三級:咦妳分手了喔!(開玩笑+嘲笑語氣),我的小溪流瞬間淚成了尼加拉瓜大瀑布

 

我們保持通話,這是最愚蠢的分手後行為,但我們做了,是我們的第一次憔悴,所以我們一起經歷

繞著傷口迴避的我們,該有多愚蠢?

後來忘了是誰保證不再傷害誰,於是我們和好

 

/

第二次,又是我,將惡魔再次釋放,這次燒了很底,你被毀了,我也毀了我們曾想努力保護的這段

第二次,卻在我自責後的兩周,你和她在一起了,被欺瞞又背叛的,我的摯友,當時的,摯友.

第二次,我沒像第一次那樣讓自己碎片,大概是我潛意識知道是我錯了,所以愧疚的做了各種想賞自己巴掌的事情

 

 

別人說的話我拚了命的反駁,他們說你劈腿,我說沒有,我們分手的前三秒,依然是奮不顧身的,想陪彼此去環遊世界的那對,

只是這次忘掉的時間太快,選的人又太狠罷了

 

傳言出來時,我問了她,她說沒有,我信了

證實出來時,我笑了,朋友問她,我是否知情,她蠻不在乎的說:大家都知道吧需要跟她說嗎?

我笑著看著妳的虛偽,看著這些妳蠻不在乎的我們的友誼,

我是生氣的,氣她也氣自己.

很氣很氣,氣到把自己退出,

有個共同朋友說:妳就當作她替妳照顧J阿!

試問各個有良心的人,會照顧好友的男友照顧到床上嗎?

好吧,今天你們會說,都分手了才在一起,沒劈腿沒錯啊

第一,我從頭到尾沒說J劈腿

第二,身為好友會去接收姊妹的男友嗎?

這時又有人說,那個誰也是朋友也曾是J的前女友阿

恩,解釋到不想解釋,其實就是猶豫過,才熬到那麼的後來,但這些你們都不解,然後那些人都沒有把事實說出,然後我,揹了無數個,大大大大大的,黑鍋

所以,我扛了這些問題很多年,但沒人救我

 

最後

是時間救了我,也是自己救了自己

每天的每天,我花各種同步的時間各種放空的時間去想了又想,再而再又三而再地想,

於是我丟掉了,那時的自己

 

那時我的執著將自己拉進無盡的底洞藏住,這是為了不讓自己受侵害的殼,好想脫掉,但逃脫我就會受傷,所以我住著,在你離去的每一天

但我丟掉了,還好,我丟掉了

 

聽到你們的消息,是意料之內卻也出乎意料

好友說是我個性沒辦法,反而你們很正常

我想也是,是我太怪異了,

我實在沒辦法看著我那樣深愛的妳或是你,稱呼我為朋友

太見外也太見血

你們都是輕易拋下想開的人,我需要的時間太久了

久到,自己都差點不能原諒自己

說原諒也太見外,但是,會的,也許會有吧...

 

是寫給自己,寫給你們的,

 

但願,人長久

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