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4系上辦活動比賽
答應去幫忙
把大家弄得高潮,當下是能騙到自己的那種,不曾發生過什麼的開朗

但我始終把自己想太美好了,怎麼會以為經歷過就不怕?
一離開電梯,崩潰了,倒塌了,世界又開始毀滅
原來沒辦法啊,嘴上勸著自己也勸著旁人要正面思考
原來沒辦法啊....但其實我一直都是清楚的那方
那次開始,使用欺騙自己當療傷了呀
 

偶爾,我會跟著K回她家
跟貓玩,跟K玩,假裝自己沒事的安撫她

兩個需要療傷需要出口的人待在共同的空間
很放鬆,擺著臭臉,她也知道我在自體紓壓
很沮喪,空氣中都是沮喪的氛圍卻不用揮趕它
很開心,有個跟妳一樣糟的人,一起糟糕,很好
很難過,不想爬出來,從名為悲傷的土壤
很悲觀,覺得灰色憂鬱都比我樂觀

恩然後再回到我家
自己的空間,發個呆,翻個書,畫個畫,
想一想,洗個澡,循環然後循環又循環
 

到了沒能力偽裝的年紀了呢
身體不好雖然不是絕症,但也是我心的絕症,
身心靈的緊繃,把預約給忽視了,不止痛的止痛藥沒再去拿
醫生嘆了息,又一個胡鬧不乖不聽話的病人
也不是故意,只是不想汲汲營營的奔波為了這破身體破心臟

它,早就壞了,這些年

全站熱搜

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